当前位置:首页  就业指导  生涯发展

谭木匠的企业经营之道

时间:2017-07-01浏览:13设置

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对于一个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?它源自于创始人自身的道德和信仰,也是后来一切商业行为的出发点和奠基石。

2009年岁末,登陆香港市场的最后一只新股是一家卖木梳子的内地公司。

它的品牌你应该不会陌生——谭木匠。没错,创始人就是那位秃顶、留着两撇粗胡子、长得很像艺术家的残疾人谭传华,小店门脸上还总挂着“我善治木”的牌子。

虽然其年营收不过1亿多人民币,“谭木匠”却以黑马姿态在上市首日就涨了52%,总市值接近10亿港币。

你可能会好奇:木梳镜子这些小物件都是很没什么技术含量的,非常容易仿造。全中国做木梳的成规模的企业超过200家,偏偏只有谭木匠产品的毛利率超过55%,纯利率不低于30%。这快赶上软件业的暴利了。而且不打广告甚至从不降价。

它用十年时间织就了一张遍布全国31个省市853家特许加盟店的销售网络。众所周知,中国商业的诚信环境不好,一特许就乱,一加盟就散。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又迅速败亡的“土家烧饼”就是最好例证。

事实上,“谭木匠”并非什么百年老字号,谭传华夫妻1997年才开始干。那么,谭木匠又是怎么做到上述这两点的呢?答案其实也被写在招股说明书的显著位置,就六个字:“诚实、劳动、快乐”。这正是谭传华所谓的“企业价值”。

“诚实是赢取客户信任的最佳方法之一”。税该交多少一点不少。使用的是普通木头绝不写成紫檀。因为“谭木匠”梳子是纯天然的,容易因为使用不当而发生损坏,于是谭传华干脆将产品弱点直接印在了产品包装上,以昭示顾客,“买者慎买用者慎用”。

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谭传华很清楚自己和加盟商的关系。在“谭木匠”,所有的加盟商统一叫“店长”。一年之内,凡是店长觉得不好卖的货都可以原价退货。“实事求是公平合理地处理总部和加盟商之间的关系,这也是一种企业的诚实。”谭传华认为。

“每个人都应该勤奋工作,以及获得受聘机会”。谭木匠的每一把梳子都是新的,但齿没有棱角,好像已经梳了十年、二十年,这不是靠打磨,这就是谭木匠的绝活。现在,谭木匠在一把小小梳子上已经拥有66项专利,开发出了2400多种款式。

谭木匠创立至今,一半工人属肢体伤残、听障或视障等残疾人士,主要内地加盟商都是个体商贩,这些人皆非社会上流阶层。“提供可靠的产品与优质服务,在满足客户需要的同时,给予特许加盟商、员工及本集团工作上的满足感”,此谓“快乐”。

企业对店长好,店长就对员工好,员工就对顾客好,顾客就对企业好……这是谭木匠的自循环系统。按松下幸之助的说法,“诚实的行为才能走得更远”。

转头再说另外一件最近被炒得火热的事,谷歌退出中国。

关于它的得失利弊、是非因果,坊间众说纷纭。但有一条理由,是很多国人所不理解的。就是其创始人布林反复强调的“Don't evil”(不作恶)。

以“整合全球信息”为目标的Google把自己的商业价值建筑在这个价值观之上。因为人们相信Google,才能使它成为过去十年间,发展最快最成功的企业。也为了捍卫这个价值观,Google才会决心放弃一个巨大市场。因为任何作恶行为(比如改变用户的搜索行为和结果)都会阻挡信息正常流动,最终受损害的不仅是用户的利益,更是Google的利益。

一个是最高科技的公司,一个是最传统行业的公司,一个有所不为,一个有所为,而他们的放弃与成功都是与价值观有关。

那么,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对于一个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?它源自于创始人自身的道德和信仰,也是后来一切商业行为的出发点和奠基石。通常,一个企业的价值观在成立之初的18个月就基本形成了。这是一个创业者要为企业找到超越赚钱之外的存在意义。

为什么很多老字号收归国有或者被职业经理人接管后,如今日薄西山了,说一千道一万,就是因为经营者非所有者,只是在使用这个品牌,走得太远就忘记了当初出发的原因。

当然,一个系统的正常运转有赖于制度而非道德原则。但这个系统的缔造者如同一个造钟的人,他从第一天起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和感情来对待这份工作,用什么样的方式选择组合这些零件,他和后来的使用者用什么样的标准手段来维护保养这些个体,决定了这个钟能运转多久,能创造多大价值。

中国绝大多数搞连锁经营的,为了统一品牌、控制品质、保证回报。恨不得用上最先进的IT系统、标准化管理手册、厚厚的法律合约,就这样还宁愿直营不愿搞加盟,为什么呢?

谭木匠的招股书里坦言“本集团对其特许加盟商的不当行为及滥用本集团品牌并无控制权……”,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共同价值观做纽带,其他的一切东西都弱不禁风。

巴菲特最近说过,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“一个有道德的人也能获得很大的成功,有时候,道德会帮助你,有时候,道德是中性的,不过,道德绝不是一个拖后腿的东西。至于走歪门邪道,压根就用不着。”

中国现在是不是这样一个社会呢?我想还不是。在当下,像谭木匠这样健康的商业细胞还不多。坚持原则往往意味着要吃亏,要受气,要慢一拍。很多人宁愿屈从甚至主动附身于那些充斥于我们社会生活中的“必要之恶”。

价值观问题,是商业社会的大问题。

(来源:南都周刊)

/